擦肩而过的无缘女孩(图)

2019-03-17 07:15 作者: 黄光芹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这女孩就像我十月怀胎的小孩,却因为我无能为力,而在我心中留下永远的遗憾……
这女孩就像我十月怀胎的小孩,却因为我无能为力,而在我心中留下永远的遗憾……(图片来源:Adobe stock)

2016年秋天,我和老公双双坠入爱河,同时爱上一位11岁大的女生。这段“错爱”,只维持了短短不到半年,我们就忍痛分手。或许因为等待过程太长,社工为了体恤我们,特别帮我们物色了一位女孩,希望快速进入收养阶段。

小芬(化名)自幼由奶奶带大,祖孙俩儿相依为命,生活过得很拮据。就靠爷爷的退休金,用以糊口。尽管如此,奶奶却从来不让她吃苦,要不是奶奶长日将尽,否则这辈子只要有一口气在,绝不会让小芬出养。奶奶一方面想与时间赛跑,看看能不能撑到小芬长大?另一方面,她又担心身体不允许,若不先将孙女安置,恐怕无法心安。

当社工接到奶奶的电话,表达出养意愿,便立即与她联系。几经周折,最后取得她的同意出养。当社工把小芬带到我们面前时,我们惊为天人。她虽然只有11岁,却出落得极为标致,身材修长,长发及腰,仪表、谈吐俱佳,显得落落大方。

虽然才第一次见面,我和老公却对她一见钟情。等回到家以后,一连好几个钟头,我们两个小芬、小芬说个不停。感谢老天待我们不薄,从天而降这么个大礼给我们。当晚临睡前,我们接到小芬短信,除了贴心跟我们道晚安之外,还暱称我们“爹地、妈咪”,在我们干涸已久的心,降下了甘霖。

接下来的几个礼拜,我们一直沉浸在浓浓的幸福中,不曾退烧。那种感觉难以言喻,就好像在谈恋爱一般,掉入爱河,难以自拔。

第二次见面,我倡议,祖孙俩儿不妨在社工的陪同之下,与我们回家看看。对于我们夫妻穷尽半生心血,好不容易建立起的这个家,我显得信心满满。房子很大,有一百多坪,每层楼挑高,老公用心装潢,想必奶奶看了之后,她悬在半空中的一颗心,可以就此落地。

奶奶虽然很满意,想要放手却又舍不得,心情起伏,陷入拉锯之中。为了替祖孙俩儿设想,我和老公除了帮小芬准备好房间、家具,也买了衣服给她;我甚至释出极大的善意,希望奶奶可以搬过来一起住。如果有一天她真的走了,我们也会陪着小芬,一起为她送终。

那天,在送她们回家的路上,小芬表现得十分热情,车上六个人显挤,她刻意跑到前座,坐在我腿上,头还枕着我的肩,唤起我强烈的母爱。她的小嘴特甜,第二次见面回去,依然满口爹地、妈咪叫,亲密的短信往来,充满着浓情蜜意,让我们两夫妻陶醉,醉得不知今夕是何夕。

试住阶段

收养程序很快进入试住阶段,小芬将头一次来家过夜。

当天一大早,我们两夫妻满怀希望,提前抵达约定地点,想尽快把她接来住。令人意外的是,一见面,小芬一脸不情愿,再三跟奶奶求情,可不可以不走?经奶奶一再怂恿,她才半推半就上了车。另外,她说好来家过夜,却什么东西也没带。我想,她从小到大没离开过奶奶,或许心里还没准备好,才会显得徬徨,必须靠大人推一把,才能早日渐入佳境。

平常我喜欢开快车,但小芬坐在车上,我变得小心翼翼,连打方向盘都特别小心。我从后照镜偷看她,发现她侧脸望向窗外,一路无语,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诡异的是,她手上始终抱着个大包袱,从不离身。

快到家前,我先带她去买盥洗用具和内衣裤;等到家之后,我立刻忙着煮饭烧菜。她则与老公各据一方,一个在客厅看电视,一个则躲进地下室书房,显得不知所措。小芬平常会帮奶奶做饭,还曾经亲手包了水饺,说要给我们送来。可是当我满头大汗挥舞着锅铲时,她动也不动,连正眼都没瞧我一眼。我顿时觉得沮丧。

平常三菜一汤难不倒我,但是那天我接了通告,心里着急,一时失手,菜煮得特别难吃。她勉强动了动筷子,从头到尾板着一张脸,不知心里在想什么?气氛变得很僵,在无计可施之下,我提议:“要不要跟我上二楼,睡个午觉?”她突然获得解脱,立刻起身,跟我手牵手上了二楼。

我们睡在大床上,她在那头、我在这头,中间隔着一道距离,像是难以跨越的鸿沟。起初我们假寐,不一会儿,听到她在喊我:“妈咪,我可不可以回家?我担心奶奶一个人在家,不会锁门!”接下来,她开始哭,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哭得很伤心。

我的心瞬间凉了半截。我听社工说,刚到收养家庭的孩子,都会出现类似的状况,收养父母必须发挥耐心,陪他们度过这个阶段。因此,我不想退让!相反地,我听见内心在打鼓。我判断依这个局势发展,后势不太乐观,我是否应该放她走?

最终,我提出一个开放性的建议。第一,她不妨试试,可否熬过今夜?等明天一大早,我就送她回去。第二,如果她真觉得熬不住,我会立刻送她走。最后,她选择第三个建议,按照我原订的计划,由我老公带她到附近的三井outlet 逛逛;而我则先去上通告。等一下节目,就送她回家。

不知道是上天垂怜,还是我嫂子跟我心有灵犀,她竟然在我们最需要援手的时候,正好带着三个孩子到台北玩。我要她立刻飞奔过来、直赴三井,替我老公解围。等我录完影,立刻飙车到三井与他们会合。我在等红灯的时候,老远就看到小芬胸前依然抱着那个大包袱。就这么上了我的车,由我老公送她回家。

当见到侄子、侄女时,他们显得闷闷不乐,像是才经历过一场奋战。

“怎么了?”侄子比较直接:“我问她什么,她都不太搭理我!”我想大事不妙,就等老公回家,看他怎么说。等老公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家,一进门也显得闷闷不乐:“小芬连声再见都没说,拿着两杯泡沫红茶,就直接冲回家去。一路上还叫着奶奶!奶奶!”

回到家以后,我的心情也变得七上八下,觉得哪里不对劲。我发挥新闻记者的直觉,把屋子整个巡一遍,一幅伤心的画面,立刻跳入眼帘,也终于解开小芬的包袱之谜。

她到我家没有带任何的换洗衣物,那包包里,究竟装了什么?原来,是我之前送她的外套。她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偷偷跑到三楼,挂回更衣室,若不是我眼尖,还真不容易发现。

她的意思已经十分清楚。那件衣服形同她的分手信,虽然委婉、却令人心碎。

奶奶说:“她还离不开我!”

老公说:“我的感觉整个不对了!我们干脆放弃吧!”但我还不想放弃!

我曾经在写给她的短信中,承诺过:“你放心,妈咪永远不会放弃你!”我是真心的,因为我实在无法想像,当有一天,奶奶真的离她而去,她将如何孑然一身,独立于世?再者,她终有一天,会变得成熟,当回头想起我们这对夫妇,人还算不错,也曾经爱过她,她差那么一点,就要成为我们的女儿,会不会感到遗憾?

我后来跟社工通了一通长长的电话,也是最后一通。我转达老公的建议,先暂缓收养小芬,但并不等同于放弃,只是调换个顺序,先尝试下一个机会,未来等小芬和奶奶准备好了,我们再重新接纳她。

我与老公结婚十多年,经历过这件事,我才发现他的伟大。

直到隔年的某一天,我们突然又接到奶奶的电话:“你们是不是还想收养小芬?”我猜想,这一次,奶奶的人生真的走到尽头了,她终于决定松手;只是为时已晚。碍于法律规定,媒合失败的案例一旦关闭,就不能重来。我们无能为力。

直至今日为止,每当想起小芬,我就有如鲠在喉的感觉。我常想,若当初奶奶肯放手,推小芬一把,则现在她一定是个好姐姐,带着她的弟弟,在我们家一起幸福成长。小芬偶尔在我们家,还是会不经意被提起。

儿子刚来的时候,一听到我们谈论她,耳朵立刻竖起,似乎把小芬当成他的假想敌,还带着醋意问:“小芬是谁?”我把情形跟他大致描述一遍,并且问他:“我帮你找个姐姐,好不好?”“不要!你们有我就好了!”

直到现在,我们始终无法忘情于小芬。她就像我怀胎十月的小孩,却因为我无能为力,而在我心中留下永远的遗憾。

本文节录自【贝比来了》一书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