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锡林浩特市看守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明慧网2005年1月24日】2005年1月1日,内蒙古太仆寺旗大法弟子赵素琴,张俊卿,刘润贤,杨锦丽,河北省张家口市宣化大法弟子梁玉花,另一位女大法弟子及一位内蒙古正镶白旗大法弟子(共7位大法弟子)在去内蒙古呼和浩特看大法弟子段松萍时,在内蒙古呼市女子劳教所被该所公安绑架。当时该所的公安叫他们等待接见,不久便進去十来个便衣将他们全部摁倒戴上了手铐。大法弟子赵素琴被戴上了背铐;杨锦丽遭暴打了一顿。这些便衣什么都不问,将大法弟子打得满身都是黑青,连路都难以行走。1月3日内蒙古锡盟公安局国保支队将他们接回关押在锡林浩特市看守所加重迫害

内蒙古正镶白旗的那位大法弟子被迫害得得了心脏病,出现了生命危险,恶警不得不在1月14日将她放回;杨锦丽已经被迫害的行动不便,向家属勒索了8000元钱在1月14日将她放回。邪恶的锡盟公安局国保支队想要勒索大法弟子刘润贤的家属3000元钱,后遭到刘润贤及其家属的正念抵制,不得不于1月18日将她释放回家。

大法弟子赵素琴在1月14日被迫害得全身抽搐了有15分钟多,面部变形,口吐白沫,在一边的警察却视而不见。后又出现过抽搐症状。赵素琴现已被迫害得自腰以下失去了知觉,大小便不能自理。赵素琴以前在苏州上班,曾得过心脏病。她四处求医没有效果,修大法却使她所有的病都好了,身体彻底恢复了健康。后因坚持修炼被苏州公安无端绑架,判了8年刑。她在狱中被迫害得危在旦夕,苏州公安怕担责任,不得不将她放回家。赵素琴回到内蒙古太仆寺旗母亲家中调养,因为坚持修炼,不久身体便恢复了,但遗憾的是在眼、腿、耳都留下了一点后遗症。现邪恶的锡盟公安局国保支队不但不释放生命垂危的赵素琴,反而要与苏州公安局联系继续加重迫害,置她于死地。

除赵素琴外,张俊卿、梁玉花和另一位女大法弟子仍被关押在内蒙古锡林浩特市看守所加重迫害。他们给这些大法弟子扣了一个“在两会期间扰乱社会治安”的莫须有的帽子作为迫害的理由。锡盟公安局国保支队准备对大法弟子张俊卿非法劳教。

锡盟公安局国保支队长宝山是一个丧心病狂,极其邪恶之徒,曾质问每一位前去探望大法弟子的家属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准备对家属也抓起来迫害。后遭到家属的正念抵制才没能得逞。锡盟公安局国保支队的警察说法轮功和他们是敌我矛盾,杀人放火的可以让家属接见,也可以释放,唯独炼法轮功的不能。

望见到此消息的同修共同发正念,清除锡林浩特公安局、610 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因素,有条件的同修可通过打电话等各种方式讲清真象、救度众生。

在此,我也想对内蒙古锡盟参与迫害的所有责任人说几句:

我是一名大法弟子,不关心政治,并不知道现在是什么两会,被迫害的张俊卿他们7位,也是大法弟子,也不过问政治,更无心去了解现在是什么两会三会的。作为亲人和朋友,他们无时不在为被绑架劳教的大法弟子段松萍感到痛苦和担忧。段松萍在被秘密送走时连一件棉衣都没有带。一个弱女子在内蒙古这零下几十度的冬天的牢狱中遭受着怎样的非人折磨,大家都不得而知,而现在他们按照法律赋予的权利去看望自己的亲人却成了“扰乱社会治安”。你们穿着官衣却在邪恶的迫害好人,就叫“维护社会治安”?你们扪心问一问自己,你们究竟在做什么?

法轮功代表着真善忍,你们说你们和法轮功是敌我矛盾,你们把自己摆到什么位置上了呢?你们究竟代表着什么呢?静下心来好好对自己的言行想一想吧。你们有的人听信了恶人的造谣,说法轮功想夺权,毛泽东都说过“枪杆子里边出政权”,我们不但没有任何枪杆子,甚至没有任何政治诉求,没有任何过激行为,只是在述说着自己遭受的迫害。当年共产党员打江山时被对方抓住问“是否共产党员”时都会否认,而大法弟子从来没有否认过自己是炼法轮功的。现在不是写个“保证”或说声“不炼了”就可以回家吗,而他们宁愿在监牢里遭受迫害也不写不说,有这么“傻”的夺权者吗?我们只是在坚持着自己的信仰,按照真、善、忍在真正的修炼自己,根本看不上那些肮脏的政治权利。我们现在所做的也只是在争取一个做好人的权利,争取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

江××出于妒忌而发动了这场对好人的迫害,江及其追随者罗干等恶人因为迫害而被多国起诉,他们面临的就是对其罪行的彻底清算。他们现在已骑虎难下、恐惧万分,因而丧心病狂的制造各种谎言来欺骗百姓,混淆视听,对你们不断施压推动这场迫害。你们想想,你们继续追随江××,你们现在的结果会是什么?每一个参与迫害者所犯下的罪行都被记录在案,而且用不了多久每个人都将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大法不允许任何参与迫害的恶人逍遥法外。而你们因为相信了谎言依然在对大法弟子行恶,我们没有对你们怨恨,而是一次又一次的对你们苦口婆心的劝解,因为我们看到了你们因为相信了谎言而对大法弟子行恶所面临的可怕下场,我们在为你们着急。

我知道你们有一部分人几乎每天都在上明慧网,我也知道你们肯定能看到我写的这些,那么就请你们好好看看,也静下心来看看明慧和大法在国际上的形势,为了自己和自己的家人,赶快停止作恶,以功补过。



  c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