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员工当亲人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十日】我今年五十九岁,修炼法轮大法二十年来无病一身轻,皮肤白里透红,光滑细腻,没有皱纹,第一次见过我的人,都以为我才四十多岁。我扛五十斤大米一口气上三楼,脸不变色气不喘。这一切都是师父的恩赐!

我原来身体不好,三十多岁就经常病休,后来提前办了病退。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大法后,所有的疾病都好了。

我就开了一个饭店,从最初租的只有一个包房,四张小桌的饭店,后来变成了自己贷款买的六百多平米,三层楼的饭店。在经营饭店的过程中,我严格按照《转法轮》中的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所以无论是从菜品的质量、饭店的卫生,还是服务员的素质,都能在全市餐饮业排在第一。来我家吃饭的,如果不提前预订,几乎没有座位。

我每天早晨都亲自给服务员开晨会,做培训。小到玻璃杯怎么才能擦得透亮干净,没有手印;大到言传身教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所有员工都明白大法真相。我也把所有的员工当作亲人对待,饭店的服务员都管我叫“老娘”。

“老娘,我肚子疼!”

有个男孩,十七岁,长得又瘦又小,家在外地农村。父亲去世后,母亲有病,生活困难,他上不起学,母亲带他改嫁到当地。他就来我饭店应聘当服务生。我收留了他,并在生活上照顾他,不但给他提供生活用品,还给他买衣服,尽量不让他花自己的工资,让他攒下钱拿回家给妈妈看病。

有一天中午饭后,我见他捂着肚子,表情很痛苦,就问他怎么了?他说:“老娘,我肚子疼。”我说,你掀起衣服,告诉我哪个部位疼。他掀起衣服,只见他前胸鼓起一个大包,象扣着的碗,骨头突出。我问他胸疼不?他说不疼,指着胃部说:“老娘,我肚子疼!不吃饭时难受,吃饭就胀疼。吃不下饭,几乎每天都疼。”

我根据生活经验判断:他家生活条件不好,营养不足,脾胃不和,胸部是严重缺钙。心想:“十七岁,正是青春期长身体的关键期,一个男孩子将来要成家立业,这个身体将来咋办啊?我是大法弟子,师父让我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孩子能来到我这里,就是和我有缘,我该把它当作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不能让孩子身体继续这么遭罪,我得管他!”于是,我就拿钱上药店给他买了两大包药,一大包健脾丸和山楂丸,一大包钙片和维生素E。

回来后每天看着叮嘱他按时吃药。两大包药吃完以后,胃不疼了,前胸骨头也基本长平了。不但能正常吃饭,甚至和服务生比赛吃,看谁吃的多,一顿能吃七、八个大包子,挂面自己能吃一斤。一年后,身高长到一米七八,原来体重八十多斤,现增到一百六十多斤。

我发现他身上都生虱子了,就每月都给他买澡票,让他去洗澡,我还给他洗衣服。如果在修炼之前,我是绝对做不到的。我平时是个非常干净的人,见不了脏东西。再说了,别的饭店服务生有病都是自己拿钱治病,或者直接辞退不用了,我是大法弟子,我要听师父的话,让我的员工感受到这里就是他们的家,大法弟子是真正的好人,法轮功是被冤枉的,从而发自内心地认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老娘,老虎的腿动不了了!”

老虎,是一个服务生的小名,农村孩子,十六岁,长得虎头虎脑,大眼睛、皮肤黝黑,因学习不好就辍学了,想来饭店学徒,将来有一技之长能生存。看他年龄小,就让他先干点摘菜的零活,这孩子干活勤快,也很懂事。

有天下午,他摘完菜,就和一个服务生开玩笑说:“潘哥,看我给你表演一下,给你转一个。”然后,就双腿跳起来,全身转一圈,两腿落地时,没站起来,“妈呀”一声,一下蹲在地上,捂着腿,满头大汗,龇牙咧嘴直“哎呦”。大伙儿忙问他怎么了,他说腿疼站不起来了。

孩子们就找我说:“老娘啊,老虎的腿动不了了!”我赶快跑到厨房,见他疼得满头大汗,就让一个服务生背着他,拿钱打出租车去了医院。检查、拍片,结果是小腿骨震裂了。医生给打上石膏,开了一些药,让回家养着。

我又打车把孩子送回家。家长非常感谢我,说孩子是自己弄伤的,要还给我医药费。我没要,我承担了全部的费用,并且隔三差五就让服务生给他送专门给他定制的补养身体的菜。老虎休息一个月,我也照常给他开工资,没扣他一分钱,把工资给他送过去。

一个月后,老虎觉的过意不去,也想大家,就不在家休息,非要回饭店上班。他回来上班,我就照顾他,不让他站着,就让他坐着摘点菜,象征性的干点零活。不长时间,老虎母亲又去世了,我又送给他二千元钱作为母亲的安葬费。

写到这里,我眼睛湿润了,感恩师父,让我从一个自私自利的人变成了能为他人着想的人。

丽娜眼泪止不住的流

丽娜是老虎的姐姐,初中也没毕业就在外面打工。她母亲去世后,看到我对她弟弟那么好,就来饭店做服务员了。

没几天,中午饭口正忙的时候,我无意间发现丽娜站在贵宾包房门口,满脸的泪水,眼泪象断了线的珠子,止不住的流。我急忙走过去,搂着她的肩膀问:“丽娜,怎么了?怎么哭了?客人欺负你了?受委屈了?不要怕,有老娘在,快告诉我!”丽娜一个劲儿的摇头,哭泣着,说不出话来。

我心疼得眼泪也出来了,急着问:“快告诉我,发生了什么?谁欺负你了吗?”丽娜边流泪边说:“老娘,没有人欺负我!我是感动得哭了!”我问:“怎么回事?”丽娜说:“今天的客人都是很有身份的人,我按照您平时培训给我们的礼仪来介绍每道菜品,介绍完以后,客人都给我鼓掌。一位客人问我是什么学历,哪个大学毕业的?我说我初中都没毕业。他们都说真看不出来,这么高的素质,一般的大学生都比不上啊!我退出包房就哭了!老娘啊,我该怎么感谢您啊,如果没有您的教育,我哪能得到这么好的评价啊!”我搂着她说:“别感谢我,感谢大法师父吧,是大法师父给了咱们一切!认可大法会有福报的!”

我平时在给孩子们培训的时候,对女服务员的進退礼仪都是严格训练的。其中女孩子洁身自爱和保护好自己是必修课。一天,听包房里就餐的一个男人不是好声的大喊:“服务员,过来,帮我看看眼睛!”我听到了,赶紧跑过去问:“发生了什么事?”只见一个男人气呼呼的说:“喊了半天服务员也不过来,我眼睛進东西了,快让服务员帮我翻翻眼皮,帮我弄弄。”我想,现在社会道德下滑,客人对服务员不尊重的事情已经是常态了。有的男人借着酒劲儿对服务员动手动脚的事儿在别的饭店是常有的事儿,我是大法弟子,必须保护好服务员。就对那个客人说:“对不起先生!我家服务员不会翻眼皮,我会翻眼皮,我帮你吧。”说着,我麻利的帮他翻起了眼皮,果真有个脏东西附在眼皮上,帮他擦掉后,他直说谢谢。

小偷来当传菜生

餐饮业人员流动量大一直是难解的课题,饭店招聘服务员是常年最重要的一项工作。也有的饭店招服务生有三天试用期,不给开资就让走人,节省人工费。但是我是大法弟子,无论什么情况,哪怕招聘来的人只干一天,我都给开工资。在我这长期工作的员工,我也从未克扣过他们一分钱。

一天,一个十八、九岁的男孩叫梁志(笔名)前来应聘传菜生。试用期三天,没打招呼就走了。我想给他开工资,也找不到他,留的联系电话也不通。

几天后,警察带着他来到饭店找我,问:“这小子是在你饭店干过传菜生吗?”我回答:“是啊,做了三天,没开资就走了。想给他工资也联系不上他。”警察说:“你饭店没丢什么东西吗?”我说:“没丢啊。”警察就问梁志:“你怎么没偷她家东西啊?”梁志说:“这个老板娘对我太好了,我不忍心下手!”

从警察口中得知,这个梁志是个小偷,专门在各个大酒店以应聘传菜生的方式行窃,这是在行窃过程中被客人发现,报警抓住的。跟警察交待都在哪家打工,警察就带他挨家饭店对质。我家是他唯一没有行窃的饭店。

师父说:“有坏思想的人,想不正确的东西的时候,在你场的强烈作用下,也能改变他的思想,他可能当时不想坏事了。可能有人想骂人,突然间改变思想,不想骂了。只有正法修炼的能量场,才能起到这样一种作用。所以在过去佛教中有这样一句话,叫作“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就是这个意思。”[1]

“老娘,客人来找手机了”

一天中午正忙,领班跑来告诉我说:“老娘,客人来找手机,说手机落在饭店,不见了!”我赶紧过去,只见一男一女在一楼大厅散台说:“手机就落在这里了,怎么就没了?”我问负责看这个台面的服务生:“客人是在这里就餐的吗?你看没看到客人落下的手机?”服务生吓的脸色青白,唯唯诺诺的说:“是在这就餐的,收拾桌面时没见到手机。”我转问客人手机多少钱买的,然后到收银台取钱还给了客人。对他们说:“既然在我们饭店丢的,我们就有责任赔偿您!也希望您下次就餐时,看护好自己的物品!”客人特别感动的走了。我又语气平和的对服务生说:“去工作吧!”

第二天早上开晨会的时候,我就客人丢手机事情和大家说:“这次客人丢手机,我是主要责任人,因为我没给你们做这方面的培训,所以我必须承担责任,不责怪你们任何人。今后大家需要注意提示客人看护好自己随身携带的物品,倘若真的客人落下了物品,要及时归还给客人;如果客人走了才发现,就交到前台并登记,等客人回来取或者我们联系客人归还物品。如果再出现今天这种情况客人说落在这里,而负责台面的服务员又说没看到,那饭店就得报案,交给警察来处理。”

从那以后,饭店的客人再没丢过任何东西。服务员捡到客人落下的物品都交到前台。有一次,一个卖药品的销售员把一个手包落在饭店,包内有一万多元现金和很多欠款的票据。客人吓得六神无主,回来找。我们归还给他后,他激动得都要哭了,说:“我以为找不回来了呢,一万多现金倒是没什么,那些票据可值了钱了啊!”

“老娘,我们自己干!”

有一年开春,饭店室内要整体粉刷一下。为了锻炼孩子们的办事能力,我让几个服务员去找马路边干刷墙的工人,孩子们四处打听后,回来一算,三层楼,六百多平米,不算涂料,仅刷墙手工费就三千多。最后孩子商量后,对我说:“老娘,你让他玩儿去吧,咱自己干!”孩子们出去买来涂料、几个滚刷和几个小刷。利用晚上客人走后,一个包房一个包房的刷,服务生用滚刷,刷高处;服务员用小刷补边边角角。大家高高兴兴象过年一样开心,抢着多干,仅用三天的时间,没耽误营业,把饭店粉刷得焕然一新。

孩子们把饭店当作自己的家,不怕苦不怕累。我把孩子们当亲人,视如己出。孩子们的住处、生活用品、洗澡票都是免费的,饭店还有医药箱。他们基本没有什么开销。是凡小小年纪就出来工作的,都是家里很困难的,我从不让孩子们乱花钱,规定每个人每月三十元零花钱,其余的工资必须存起来,到年底的时候,每个人都能给父母带回去一笔钱,家长也都非常高兴。

每到过年放假回来上班的时候,没有一个迟到的,都象小燕子往回飞,回来進屋就高兴的往厨房跑,边跑边喊:“老娘,我回来啦!”孩子们知道,我一定在厨房亲自给他们做饭,迎接他们回来!

孩子们被迫离开了

二零零五年,我给世人讲法轮大法的真相,被警察绑架,他们得知绑架了一个开饭店的,就想敲诈一笔钱,冲進我家饭店,撬开办公室的门,把屋里的东西翻得一片狼藉,孩子们都吓坏了。警察还百般刁难我的家人,家人共被勒索了将近十万元钱。

我被非法拘禁在看守所两个多月后,放回家。酒店的营业额一落千丈,无奈之下把房子卖了,一个好端端的酒店破产了。

但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我心里深深的扎下了根,我还一如既往的听师父的话,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做比好人更好的人。

几年后,我得知有个叫美玲的服务员有一个月的工资没领,我就四处打听,费尽了周折,把工资还给了美玲。

我只是亿万法轮大法修炼者中的普普通通的一员,写出我工作中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片段,感恩师父的保护和教诲。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


pi